搜索

毛贯忠律师:从十三年有期徒刑到无罪的有效辩护

发布于:2019-03-01 11:22   来源:中华网投资频道

2016年的一天,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毛贯忠律师急匆匆地赶往火车站,从杭州前往武汉。他携带着大量的案情资料,衣装齐整,步履沉稳,眼神坚定。这次,是他第一次与被告人李某见面。凭借着30年的办案经验,他已然从现有的案情资料中发现了该案的一些突破口,但仍有很多细节需要与被告人当面询问后才能得知。

几天前,他并没有答应被告人李某的父亲为其作无罪辩护,而是告诉他,是否做无罪辩护,要看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李某某虽然焦急,但通过和毛贯忠的言语沟通,他已经被其专业性和一名律师的责任担当所折服,欣然地接受了毛贯忠依据事实情况而选择是否为李某作无罪辩护的决定。火车上,毛贯忠有条不紊的翻开了已经被他看了很多遍的案情资料。紧锁的眉头似乎在诉说着,这起合同诈骗案的背后,事实并不简单。

500万“质保金”蒸发,李某依法被捕

2014年9月的一天,李某私刻武汉市天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公章,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的私章,以天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武汉三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建筑工程承包合同。武汉三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建设方,答应支付天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质保金”500万元,但支付后,工程并未如期开工,李某亦不知去向。

三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向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分局报案,案发后,李某的父亲李某某退还了武汉三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200万元。

2015年5月,李某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随后,他便委托其父聘请了两名律师为其辩护。直到此时,毛贯忠还未曾正式介入该案。事后,他回忆说道:“之所以我能在后来介入该案,是由于检察院的一次失误。”原来,在一开始,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检察院仅以李某个人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然而,在2016年经过一次开庭审理后,检察院又认为李某经营的武汉市鑫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是单位犯罪,李某既是主要负责人也是直接责任人员。随后,检察院要求,以合同诈骗罪对武汉市鑫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追加起诉。这就给了毛贯忠正式介入该案的空间。因为根据法律相关规定,同一被告不能超过两位律师为其辩护,而在该案中,后来追加的被告正给了毛贯忠可以依法介入该案的机会。

随后,李某的父亲李某某才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位于杭州的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毛贯忠。这才引出了毛贯忠赶赴武汉市,审案卷获新证据的故事。

毛贯忠与李某初见面,核心证据“渐浮水面”

2016年,在气氛肃杀,环境封闭的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局内,毛贯忠依法会见了被告人李某。据他回忆,当时李某思路清晰,语言流畅,虽然在监狱中已经度过了一年,身心俱疲,自信心也受到了些许打击,但其始终认为自己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与此同时,李某也十分期望毛贯忠能为其辩白伸冤。会见中,他二人就该案的很多细节进行了充分地沟通。

事实上,在会见李某之前,毛贯忠就通过仔细阅读案情资料,并在武汉市调阅相关案卷,发现了该案的一些突破口。众所周知,在刑事辩护中,证据是一起刑事案件依法判决的重要依据。而对于证据的处理,专业且有着近30年法律工作的毛贯忠自有其一套解释。他表示,对于证据的处理,他大致上可以分为两种,第一是寻找新的证据,第二则是在现有的证据之中找出矛盾,从而做出对被告人有利的刑事辩护。同时,对于这两种处理方式的适用情况及处理细节,他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他将其称之为证据分析能力,而该能力,则是他从事十余年律师工作,接手百余起刑事案件,其中有五十余起刑事案件以无罪而告终的有力武器。

这一次,他又拿起了这支武器,在错宗复杂的案卷资料中,寻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为下一步的行动指明了方向。经过案卷查阅,他留意到,武汉市鑫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武汉天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武汉木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换句话说,武汉市鑫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拥有与承建方签订合同的权利,同时还提供项目已经完成进度的相关证据,证明武汉市鑫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前期投入巨大,其中就有数千万元是公司的自有资金,由此他推想到,李某绝不会为了诈骗500万元的资金,而不顾数亿元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同时,他还发现,本案作为合同诈骗罪主要证据的《工程承包协议书》第八条第三款规定:“保证金退还担保:用甲方自动控制检测设备装置研发总部基地约1175.58平方米,总价7053540元的在售房源作担保,甲方向乙方退回保证金后房屋销售合同自动撤销,如无退还,房屋买卖合同自动生效。具体详细房号、单价见武汉市标准购房合同”的内容,合同的这一条款告诉毛贯忠,应该还有一份房屋买卖合同的存在,并作为归还质量保证金的担保,在保证金不能归还的时候房屋买卖合同生效,承建方可以用50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购买价值700万元的房屋。如果这一合同真实存在,就可以证明被告人李某在签订建筑承包协议的时候为质量保证金提供了足额的反担保,李某在不能归还质量保证金的时候承建方也不会遭受任何损失,这一证据可以直接证明李某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至此,新证据的出现为该案的迷局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只要能找到这份合同,那么李某的合同诈骗案罪名就不会成立。但事情并非毛贯忠想象的那么顺利,他翻遍了案卷也没有查找到这份合同存在的蛛丝马迹。

真心感动被害人,新证据令案件“反转”

狱中,毛贯忠与李某相对而坐。二人一见如故,相聊甚欢。李某将案件事实和盘托出,并再次肯定了这份反担保合同的存在,但遗憾的是,已经加盖了武汉天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章的两份合同原件都存放在承包方。也就是说,作为该案核心突破口的两份反担保合同原件都在被害人手中。被害人的损失如此巨大,他们对李某的恨意可想而知,要想从被害人手中拿到这份核心的关键证据又谈何容易?但此时,毛贯忠已经在心底暗暗打定了主意,赌上他对司法的信仰,也要为李某作无罪辩护。

回到居所,毛贯忠辗转反侧也找不出方法,案件至此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难道这起案件真的会成为毛贯忠刑辩事业中的“滑铁卢”吗?他不相信,他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转机的出现。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眼看事情已经无法正常推进的情况下,一则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