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唐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铜臂螳螂拳传承人收新徒

发布于:2018-11-30 17:01   来源:河北政府网

铜臂螳螂拳是唐山市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也是唐山本土为数不多的特有武术门类。日前,该非遗第四代传承人马学斌举行了收徒仪式,是对几十年来“直系单传、密不外传”的突破。

  铜臂螳螂拳法古冶落地生根

  为更好地传承发展家乡武术铜臂螳螂拳,今年43岁的第四代传人马学斌每天坚持练功或与好友切磋武艺,一招一式都精益求精。

  马学斌出生在武术世家,祖籍山东胶东,他的曾祖父马响云正是铜臂螳螂拳的创始人。

  清末年间“洋务运动”兴起,在唐山开办的开平矿务局大量招收工人,各地贫苦百姓纷纷前来。由于家境贫寒,马响云随祖辈也来到唐山古冶矿区落户谋生。马响云自幼拜师习武,每天苦练不辍,对多派武术精髓融会贯通。

  马响云自创的铜臂螳螂拳,属于螳螂拳的一个支派。为突出“螳螂双臂”优势,马响云另辟蹊径,研制了一双铜臂,可以套在胳膊上增强防御,铜臂前有点穴指,远攻近取,点打七十二穴,令人防不胜防。马响云经过不断探索,形成了快速勇猛、斩钉截铁的独特风格,从此,铜臂螳螂拳在唐山古冶落地生根。

  相较其他螳螂拳,铜臂螳螂拳更加巧妙地突出和运用了两个前臂的作用,实战中进行快速的点、勾、崩、弹、搂、挂、劈等动作,风格独树一帜,堪称螳螂拳中的一朵奇葩。

  英勇参加抗战身先士卒立功

  马响云的儿子马锡正,是铜臂螳螂拳的第二代传人。他自幼随父习武,却因家境困难,16岁便开始拉黄包车养家度日。

  当时,古冶林西矿区有个绰号叫高拐子的日本宪兵队汉奸,是开车场的一霸,时常欺压包车工。一次,马锡正愤而拒租他的黄包车,却被高拐子指使二十多人殴打致下肢瘫痪。半年后的一个晚上,养好病的马锡正飞身来到矿警指挥部,在打死2名矿警后,连夜赶到昌黎投奔了八路军第十三支队,成为李运昌司令员的部下。后来,马锡正凭着一身武功多次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屡立战功。

  经过整理研创形成完整拳谱

  马锡正的儿子马振岭是铜臂螳螂拳的第三代传人。由于天天耳濡目染,幼年的马振岭便对武术产生了极大兴趣,从七八岁就开始偷偷学习武术。可是,每一次习武,只要让父亲马锡正看见,回到家就被打一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越是被打,马振岭越是坚定了学习武术的决心。

  父亲不教他,马振岭就趁着父亲练功或者教学生的时候,藏在远处偷偷学习,然后躲到没人的地方勤学苦练。在练习铁砂掌的时候,他先是插绿豆,后来插铁砂,一开始每次都练到十个手指冒血,但毫不退缩。或许“学艺不如偷艺”,他的武术水平反而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后来,马锡正才语重心长地告诉马振岭:“因为我会武术,一气之下打了特务,惹了大事。我怕你学会武术以后,将来出去惹事啊!”

  不过,马锡正也认识到,新社会和过去不一样了,可以一边教儿子武术,一边教他做人。他相信,一个有武德的人,是不会轻易惹是生非的。就这样,马振岭才正式开始研学本家的祖传铜臂螳螂拳及独门兵器双手螳螂大剑等,成为了第三代传人。

  从此,马振岭对武术的热爱达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他还与螳螂拳四大派别——“太极螳螂”“七星螳螂”“梅花螳螂”“六合螳螂”的传承人进行了交流切磋,不断虚心学习,不仅朋友遍及天下,武艺也更加炉火纯青。经过马振岭几十年的研创,到上世纪70年代,铜臂螳螂拳形成了完整拳谱。

  入选唐山非遗不断发扬光大

  2017年,铜臂螳螂拳入选唐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受到不少唐山市民以及各地武术爱好者的追捧和喜爱。以此为契机,马氏家族愿意打破保守,将本土的铜臂螳螂拳更好地传承和发展,不断发扬光大。

  要传承,就得教好下一代。日前,铜臂螳螂拳的第四代传人——马振岭的儿子马学斌收了新徒弟龚一瑞,标志着第五代传承人接过接力棒,这也是首次接收马氏家族之外的徒弟。今年17岁的龚一瑞即将前往英国读书,他希望通过自己,让更多的国际友人了解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


整理编辑:

本文标签:唐山市 物质 文化 遗产 项目 传承

上一篇:邯郸“戏曲文化进校园”来到市十一中...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内容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阅读时请甄别使用;如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稿源持有者如因内容版权问题请在发布30日内与【河法在线】客服联系处理。

返回登录